书草文学>玄幻奇幻>风骚小昙花 > 第十章
    刁难,这两字单纯只用在月下身上才会发生的麻烦事。

    当斐知画带着月下塞来的画卷,向画里姑娘的长辈提亲,非但没有得到刁难,反而让长辈以为他在说笑,还关心地不断向他询问,“你确定要娶她吗?”

    “再肯定不过。”

    女方长辈一脸为难,“你知道……你有更好的选择。”摆明不觉得自家闺女配得上他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更好的,我就要她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再考虑几天吧?”这是攸关终身幸福,不能胡乱玩玩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考虑了十几年,够长了。”

    女方长辈——月士贤拧着眉心,似乎觉得斐知画给了一个无法解决的天大难题。

    “知画,你也明白的,师父没有要逼你娶月下这丫头,也不认为你非得娶她才能继承月家一切,我老早就打算将月家衣钵传给你,这个决定没要委屈你,你不用自个儿挖坑跳,放弃更多美好的女人……”要叫他把月下嫁给斐知画?!那他得贴多少嫁妆才对得起斐知画呀?!

    “我想娶她也不是为了月家衣钵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何必……”头好痛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她,想爱她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斐知画单纯的理由让月士贤吓到。虽然他老早就觉得斐知画对月下宠溺过头,但他也一直说服自己那是因为斐知画对任何人都好,不单单只对月下好,他没有非分之想,所以亲耳听到斐知画说出来,他还是被吓得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“可是月下那丫头不喜欢你呀!”

    “是她让我来提亲的。您也知道,姑娘家脸皮薄,没勇气向您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脸皮薄?你说的那个人是我家孙女吗?”落差太大了吧……“千真万确是月下,不信,您唤她出来问问。但师父,若月下也央求您同意婚事,希望您别为难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小俩口情投意合当然是好事……只是……知画,你是不是被我家月下给“怎么样了”,所以不得不娶她?”月士贤突然想到这个令他汗颜的可能性,足以解释斐知画为何认命要娶月下,前头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想保住他老人家的颜面。

    斐知画唇角含笑,决定让师父误会下去,高深莫测地不答腔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”这四字,可是包含许多意思,可以解释为师父眼下误解的那种暧昧关系,当然也可以解释为他被月下搞得意乱情迷,无法自拔,所以他不算说谎,充其量只是误导老人家的想法罢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……是师父教孙无方……是师父对不起你……师父没想到会养出这么风骚不知耻的孩子,更没想到她竟然……”月家之耻、月家之耻呀!月士贤几乎要掉几颗老人泪来泣诉自己养孙不当。

    “师父切莫自责,这事儿要解决也不难,就是尽早让我和月下成亲。”打蛇随棍上。

    “知画,委屈你了……”一个好好的少年郎就被他教养出来的坏孩子给玷辱了……呜,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不委屈。”当然不委屈,他求之不得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