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草文学>玄幻奇幻>平平凡凡的魔教左护法 > 继续前行,碰到武林盟主了!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已是日上三竿。我的身体疲惫不堪,似被几辆马车碾过一般,特别是屁股后面那处难言之隐,仿佛被利刃捅过。当我醒来时,屋子里面已经空无一人。我赶忙起身,不顾身上酸痛,胡乱将衣物穿上,清洗了一下脸庞,就匆匆出门。

    刚出房门,走下楼梯,便见到右护法和教主在楼下等候。教主见我才下来了,嗔怪一声:“这个点才醒,你昨晚是做贼了吗?”我哪敢说,只好嘿嘿笑过去了。右护法倒没说什么,只是关心似的看了我一眼。我走到他身边,对他说我没事。

    此番下山前去中原,其实是为了试探那些正道什么的目前的情况,他们对我们的监视就像蚊蝇一样,又小又驱之不去,令人恼火。教主怀疑是中原出了什么祸乱,而他们认为与我们有关,因此开始对我们做出此番行动,很难让人放心他们后面又会对我们做什么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相安无事不行,非得搞成这样,我心里默默吐槽。最可恶的是对我下毒!我心想着,眼神不自觉地朝右护法看去,脸上一红。右护法看到我的小动作,走了过来,说:“是饿了吗?我跟教主已经吃过了,顺便给你准备了点糕点。”我看向他手中,拿着的正是我最爱的桃花酥!我将昨晚的丢脸之事放下,心情很好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右护法见我吃得开心,悄悄地继续说:“昨晚那番……我怕你不舒服,还去药店买了些药膏。”我心下一震,左右看了看,还好四周无人,教主也不在我们周围。我对右护法说:“别、别提昨晚了!都怪那些正道之人,诡计多端,对我痛下毒手!”右护法似乎被我这番痛斥逗到了,嘴角有了一丝不明显的弧度。

    简单吃完后,教主跟我们俩护法又继续上路了。下了山之后,到中原的路便短了些,出行也变得方便多了。在马车上昏昏沉沉,晕晕乎乎的,有时候身边是右护法,有时候身边是教主。他们身上的气味不同,所以我可以很容易的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右护法的味道就是竹叶的清香,跟他待在一起就像在竹林里面打坐。而教主的味道像是茉莉花,远处便可淡淡闻到,走进之后越发浓郁。教主长得也很艳丽,但是他的容貌并非雌雄莫辨,而是非常锐利,带有些攻击性的美艳。教主就像那些画本子里面典型的邪教中人,长相妖艳,身怀诡计,还会下蛊,喜欢带那些叮叮当当响的首饰。而右护法却完全不像魔教的人,平时做事情都正气凛然,说是魔教的仿佛都在亵渎他。我想到这,不禁好奇,右护法在我们那个魔教里面,是不是很格格不入?

    在马车上又颠簸了几日,我们离中原越来越近了。到了一处地方,马车终于停了下来。教主先下了车,再将昏昏沉沉的我拍醒,说:“此处离中原的中心地方已经很近了,我们可以现在这里打探消息,顺便歇息。”我这才清醒过来,急忙从马车上面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已经与我们上一处停留过的小城大不相同。街道都更为整齐,店铺也有序多了,人也多了起来。教主与我走在一块,右护法被使唤去找个安全的客栈了。我们在这个城里面随意的四处乱逛。不得不说果然是更接近中心了,整个地方的建设都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人似乎也都见多识广,教主这身算是奇装异服的穿搭走在路上都没什么人注意。教主停在了一处糖画摊,用手戳了戳我,对我说:“我要吃这个”。我掏出钱包,拿出来几块铜钱,交给了小摊贩。教主选了一只蝴蝶。我们便在摊前等着糖画画好。

    在等待过程中,我漫不经心的往周围打量,无意间却好像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面容。有多熟悉呢?就好像……在画本子上见过!我被自己吓到了,摇了摇头,可能是迷糊了。教主见我这样,问我怎么了,我又摇了摇头说没事。糖画做好了,教主便拿着糖画,一边吃着一边去找右护法了。

    在客栈会和时,我又一次震惊了。这个客栈气派多了,里面的东西都精致多了。在前台办理完后,教主先行一步上楼去了,而我跟右护法正准备上楼先放置行李,这时门口却走进来一堆人。这些人都是典型的正道之人的衣着,他们都气质不凡,而为首之人更是气宇轩昂。

    我看到他们,目光都呆滞了。不是因为他们的人数众多,而是因为……这为首之人,正是我方才觉得眼熟的那位!我终于想起来他是谁了!是画本子上见过的武林盟主!我正惊吓着,而这位武林盟主似有所感,转过头看了我们一眼,还冲我微微笑了一下。我赶忙上楼去,告诉了右护法和教主,我们跟武林盟主住到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